在陸軍第39集團軍防空旅,旅長和政委居住的俄式舊公寓樓前警戒著兩名哨兵,一旦有人靠近,他們就會大聲攔阻:“站住!乾什麼的?”旅里的官兵把這個崗哨稱為“廉政哨位”。
  “工作幹得好,提拔不用找;工作乾不好,找了也白找。”旅政委谷立峰、旅長劉鑫在全旅幹部大會上這樣承諾。但還是有人心存疑慮。不止一次,有幹部晚上10點多還來敲門“彙報思想”,谷立峰火了,隔著門罵道:“我天天在辦公室不彙報,這個時候彙報個屁思想,滾犢子!”
  去年冬天,兩人商量後決定在樓門口設立“廉政哨兵”,那些想走後門的人徹底沒了路子。
  “我們把事做得很絕。”谷立峰語氣堅決地說,“為官一任,咱什麼都不想留下,只想留個好名聲。”
  用權
  在家人眼裡,身為一旅之長的劉鑫一點不“牛氣”。他的表弟是防空旅修理營的一名上士,親戚多次打電話,想讓他把表弟調到機關開小車,他始終不同意。
  愛人有時跟他開玩笑說:“部隊把你教育得變了,變得不食人間煙火了。”劉鑫拍拍胸脯說:“我沒有變,我就是憑良心去做事。”
  他的女兒正在讀大學,今年“五一”帶同學來駐地玩兒,本想住招待所,一到家發現劉鑫已經把地鋪打好了。女兒怕丟面子,去小車隊悄悄要了輛考斯特,剛駛出大門10分鐘就露餡,被追了回來,女兒委屈得直抹眼淚。
  原本一肚子火的劉鑫心軟下來,耐心跟女兒解釋說,部隊嚴禁公車私用,我要是這麼乾,以後站在臺上講話還有誰會信。女兒理解了他,第二天,4個女孩高高興興坐旅游公交車去了大連星海廣場。
  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開展以來,防空旅黨委成員自覺補交兩年來下部隊的伙食費、個人公寓水電費以及應由個人支付的火車票或機票錢,劉鑫交了7000多元,谷立峰補交了9000多元。
  與此同時,防空旅基層官兵的權利越來越大。全旅符合提拔條件的營以下幹部都要進行民主測評,今年年初,兩名連主官因為滿意度測評靠後,被調離了工作崗位。
  全旅每個建制班都發有“黨風廉政建設監督卡”,黃色的塑封卡片上印著旅長、政委、紀委書記的手機號碼。有一年,一個戰士反映營長在士官選晉上索要財物,調查證實後,這個營長在年底被安排轉業。
  和劉鑫一樣,谷立峰也讓不少領導、朋友“失望”了。一個戰友的孩子在旅里當兵想轉改士官,機關一名業務科長聽說後擅自打電話給連隊希望給予“關照”,谷立峰知道後嚴厲批評了這名科長,並要求連隊嚴格按程序來,那個戰士最後落選了。
  “有時候帶部隊帶得很心酸,”谷立峰五味雜陳地說,“我辜負了朋友們的期望,得到的是兵心。”
  但谷立峰也有“開後門”的時候。旅修理營四級軍士長李政被稱為“兵博士”,擁有多項科研成果,還被沈陽軍區評為“軍中良劍”。可防空旅沒有三級軍士長的編製,李政前年面臨複員。
  “是能人,沒有條件創造條件要把你留下。”旅里給集團軍、軍區打報告,軍區最終為李政特批了三級軍士長的名額。
  “我們做這一切都不是為了作秀,”谷立峰政委說,“它結的果就是戰鬥力。”
  防空旅近年來戰備水平不斷提高,去年的實彈戰術演習,×小時即完成出動準備。旅里列裝某型指揮系統後,他們率先在全軍防空兵部隊打通數據、火控和指令鏈路,部隊指揮手段發生質的飛躍。旅隊被總部評為全軍軍事訓練一級旅。
  用錢
  “我們跟開發商之間不是哥們兒,我把他們看作敵人。”整天琢磨“打仗”的旅長劉鑫說。
  從2011年開始,防空旅的老營區被整體拆除,總部在原址上投資2.1199億元進行現代營房建設。旅黨委提出建“百年營房”的口號,要求“不能與開發商有一毛錢關係”。旅里還組織官兵看《欲海沉舟》、《血淚鏡鑒》等反腐倡廉警示教育片,片中那些“孩子慟哭、父母下跪”的鏡頭讓不少人刻骨銘心。
  一個沈陽的建築公司老闆得知工程消息後通過熟人找到谷立峰,送上“重禮”希望中標,被谷立峰拒絕了,並勸他通過正道參與競爭。
  “我要是把錢收下,這樓就會蓋歪了。”谷立峰說,“我不能走了以後,讓人指著脊梁骨罵。”
  防空旅在遼寧省城鄉建設廳網站和《遼寧日報》公開發佈招標信息,這是全軍首家推行全國範圍內公開招標的單位,一下涌來48家企業報名,旅里成立兩個考察組,將報名企業全部現地考察一遍。
  一些企業中標後難以置信,覺得天上掉了餡餅,“承包這麼大的工程,沒花一分公關錢,還是第一次”。
  但讓他們同樣感到驚訝的還有防空旅對工程質量的“苛刻”。旅里專門培訓了20名旁站員,用來把關工程質量,為了掌握專業知識,戰士們“把厚厚的工程類書籍都翻爛了”。施工企業很快就領教到他們的厲害。
  一天中午,旁站員四級軍士長李廣發現工人往混凝土攪拌機里多放了半車沙子,混凝土標號也不對,他果斷叫停了施工。
  二標段施工時,填充牆的垂直度不達標,旁站員指出問題後,企業仍然繼續施工,希望能糊弄過去。當天晚上,旅營建辦主任馮鐵華就接到施工方負責人邀請,要“意思一下”,馮鐵華斷然拒絕了。
  3天之後,施工方接到了監理公司的處罰通知單,27面被寫上醒目“拆”字的填充牆,全部拆除返工。
  “我們跟開發商就是在‘鬥智鬥勇’!”李長利說,他是防空旅政治部保衛科長,去年還在組織科任紀檢幹事,負責全程監督施工單位材料進場。有一天,他發現吉林四平發來的一批鋼筋經檢測拉力不夠,銷售代表拉他去吃飯,他堅決不去。那些剛剛卸載的鋼筋重新裝車,被退了回去。
  工程開工以來,他們共清退不合格鋼筋、苯板、PVC管、小品牌水泥100多噸。
  李長利不止一次在工地聽到工人們抱怨:“部隊的錢太他媽不好掙了,事兒真多!”“我們都賠錢了,這算擁軍了!”但新的標段開始招投標,那些開發商又很積極地去參與。
  去年年底,總部組織全軍在建工程質量抽查,防空旅13棟單體建築綜合打分93.2分,位列全軍前茅。
  用人
  防空旅司令部一名參謀,軍事素質很好,還立過功,政治部已經把他列入幹部提升計劃,但他覺得心裡沒底,帶著禮物來找旅領導,結果,提拔的願望沒實現,還被誡勉談話。
  近兩年,不少整編部隊的分流人員願意選擇到防空旅來,一個保障部助理就是交流過來的,分管彈葯工作,表現很突出。他以為自己來到防空旅時間短,可能會被另眼相待,沒想到在家休假期間接到了提拔通知。
  “你要知道自己提官,還會休假嗎。”有人反問。這兩件事讓全旅官兵深受震動,大家開始相信“幹得好,不用找”。
  “‘老黃牛’和‘能打仗’就是我們用人的兩個標準。”劉鑫旅長堅定地說,“一個單位, ‘老黃牛’沒地位,這個單位的風氣就出了問題。”
  原某型地空導彈營發射一連連長周季民,“幹活兒踏實,話不多”,是個既懂技術又善指揮的複合型人才,當連長後他兩次完成導彈實射任務,去年年底還被集團軍評為“雙先鋒”人物。
  今年年初,五營營長崗位空缺,雖然符合條件的人選很多,有的任職年限比他更長,旅黨委還是破格提拔周季民為五營營長。
  旅里的報道員小向對旅領導提出的“不收一分禮”也有著切身感觸。調到政治部工作之前,家人特意給他準備了3000元“活動經費”,小向把錢藏在了不常穿的皮鞋裡。
  到政治部工作一年多,由於表現優秀,他被評為“優秀士兵”、報道工作先進個人,年底經過民主測評,順利選取為下士。要上臺領獎了,換常服穿皮鞋時他才發現了那疊被遺忘在鞋殼裡的錢。
  個頭高高的保衛科長李長利也是這種好風氣的受益者。他副營任職才兩年,當在全旅幹部大會上突然聽到自己提升的命令時,驚訝不已。以至於第二天搬鋪時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2013年,劉鑫從外單位調回防空旅任旅長,漸漸的,他發現自己的電話越來越少,以前每天都要接四五十個電話,現在一天也就十來個,邀請吃飯的人少了,但“鬧心事也少了”。
  到今年春天,哨兵向旅長、政委報告,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人來“彙報思想”了,谷立峰和劉鑫一合計,就把“廉政哨位”撤掉了。  (原標題:“什麼都不想留,只想留個好名聲”)
創作者介紹

oasis

fb20fbiq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