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論
  哈爾濱火車脫軌案
  留給我們的啟示
  “4·13”哈爾濱火車脫線案成功告破:在警方拿出的諸多證據面前,犯罪嫌疑人吳振金最終供認破壞鐵軌的事實。據悉,吳振金破壞鐵軌並非臨時起意,整個事件只有他一人完成。在初審中,吳振金對火車脫軌所能造成的可怕後果,似乎並未有充足的思想準備。(4月16日《華商晨報》)
  案件成功告破令人欣慰,這起造成15人受傷、11趟列車停運的重大鐵路安全事故至此終於可以向傷者以及全社會有一個交代。但欣慰之餘,我們更多的卻是震驚和不安。從“事故”到“案件”,隨著這起事件的性質越來越明確和清晰,我們不得不吞下一個驚人的事實: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帶有反社會性質的犯罪行為,而且犯罪嫌疑人神不知鬼不覺地憑一己之力成功實施了此次破壞行動。在中國鐵路史上,這種鐵路內部職工蓄意破壞行動非常罕見,也因此才給我們留下太多值得深思之處。
  一條長達12米的脫軌的鐵軌,暴露了犯罪嫌疑人的蛛絲馬跡。這條原本屬於線路上的鐵軌“完整地脫離原有軌道”,實在有些不同尋常,警方循著這個線索順藤摸瓜,沒費太多周折便將犯罪嫌疑人抓獲歸案。不可思議的是,對於這種不知道要衝破多少心理障礙、踐踏多少文明準則與人性之善,才會付諸實施的瘋狂行徑,犯罪嫌疑人吳振金竟然表現得“未有充足的思想準備”,仿佛他只是推倒了孩子搭起來的積木。
  目前沒有證據顯示犯罪嫌疑人的精神存在異常情形,而且據工友反映,“吳振金家庭生活十分美滿”,與我們印象中的實施“反社會犯罪”肇事者的生活境遇和命運軌跡大異其趣。這就令犯罪嫌疑人的犯罪動機變得有些撲朔迷離和不可理解,他的瘋狂之舉與他的生活背景,幾乎沒有必然的聯繫。就算是他在此前的一次競聘中失利遂心生報複之心,但從競聘失利到蓄謀列車出軌,這其間的邏輯推演得需要多大的犯罪想象力,實在令人難以理喻。
  這也正是本案的可怕之處。一個在鐵路系統工作多年、精神正常、家庭美滿的內部職工,突然有一天成了一場驚天事件的始作俑者。回頭檢視一番,我們會發現一切好像看上去都再正常不過,但事實上正常中卻一直在醞釀著不正常,只是我們沒有發現。當鐵路管理人員將幾乎所有的精力都用在防範外部破壞上的時候,誰能想到,最大的敵人恰恰在內部——自己的同事身上。
  筆者查閱了《鐵路法》《鐵路技術管理規程》,以及新近剛剛頒行的《鐵路安全管理條例》發現,相關鐵路立法幾乎天然地假定鐵路內部工作人員是鐵路安全忠誠的守護者,這就造成對“內部人”的防範控制立法付之闕如,對內部工作人員所配專業工具亦缺乏明確而嚴格的管理措施和規定。當然,沒有盡善盡美的法律,我們只是想提醒,在目前的安全形勢下,鐵路立法必須考慮到最壞的或者極端的情形。
  此次事件還有一個疑問待解,那截造成車毀人傷的“脫軌的鐵軌”,在相關人員巡線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提前發現?是沒發現,還是沒來得及發現?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反映鐵路管理的水平。這個世界總是不乏瘋子,但關鍵是正常人有沒有準備好隨時拯救世界。這或許就是此次事件給我們的最大啟示。 □張若漁
  (原標題:哈爾濱火車脫軌案留給我們的啟示)
創作者介紹

oasis

fb20fbiqx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